24年精心耕耘“白金标”是对“上马标准”的最好肯定

  1996年,作为上海旅游节闭幕式的新增环节以及上海市首届全民健身节的开幕活动,一场名为“上海国际市民马拉松大会”的赛事应运而生。那时,路跑在国内还只是边缘的小众运动。与如今动辄数万人的马拉松赛事相比,首届上马6000人的参赛规模颇为有限,她的诞生却如同在上海这片焕发着勃勃生机的沃土埋下了一颗马拉松梦想的种子,在此后的岁月里发芽生长。

  更名为“上海国际马拉松赛”,跻身国际田联金标赛事,跳出竞技赛事范畴成为一年一度的城市路跑派对,过去这20余年,上马在前行的路上留下了一个个坚实的脚印,即便是在国内路跑运动爆发式增长的浪潮中也从未迷失自我,而是从各个维度进行理性的调整与优化。

  时至如今,“上马标准”早已成为马拉松爱好者眼中高品质赛事服务的代名词。3月6日,上马再度迎来里程碑时刻——在国际田联更新的2020年田径赛历中,上海国际马拉松赛由金标赛升级至白金标赛,成为国内首项达到这一国际田联最高标准的路跑赛事,也标志着上马正式迈入世界顶级赛事行列。

  2016年,上马第一次将全程马拉松的终点移至上海体育场的内场跑道。在看台上亲友的注视与掌声中,跑进这片曾经专属于博尔特、刘翔等顶级田径明星的赛场,这一极富仪式感与想象力的“神来之笔”成了那年跑者们赛后谈论最多的话题,也作为赛事传统延续至今。对于马拉松赛事而言,这样一处外界看来细微的改变,其实涉及交通、安保、医疗等体系的协作调整。主办方并没有因为凭空多出了不少“麻烦”,而放弃精益求精的追求。回溯上马多年来的变迁,正是一次次完善细节,造就了如今的“上马标准”。

  从早年不到万人到如今参赛规模基本稳定在约3.8万人,上马一度经历了参赛人数的大幅增长。为应对随之激增的各类需求,组委会多次增加移动厕所、存衣车、引导牌以及志愿者的数量。起终点区域的组织管理向来是马拉松赛事的难题,但在上马跑者们却是这样的一番体验——比赛日清晨,当你走出地铁站,沿着随处可见的指示标牌来到存包的大巴旁,就能迅速地与志愿者完成行囊交接;当你来到起点区域密集分布的移动厕所旁,井然有序地排进并不冗长的队伍,一切都似理所当然,背后却是赛事组织者和社会各界的辛勤付出。为尽可能避免雾霾天气,上马自2014年起将赛期从原本的12月提前到11月。考虑到11月的气温相对较高,在保证饮用水、运动饮料等基本补给供应充足的基础上,增加了香蕉等新品类以丰富补给结构,此后陆续引入了袋装冰块、海绵块等降温用品,并在赛后安排专业团队为选手进行按摩放松。

  分布各处的志愿者如润滑剂般保障着各环节工作的顺利开展,赛道周遭的腰鼓队与管弦乐队为赛事营造热络氛围;环卫工人的快速清理让城市第一时间恢复原貌;安保团队维护着赛道封闭及秩序;专业医疗人员与医护志愿者或值守于医疗救护点,或组成骑行队穿梭于赛道间,为选手安全完赛保驾护航……方方面面的力量织起密密麻麻的保护网,这些都是“上马标准”中不可或缺的部分。

  国内的马拉松热潮大约爆发于2013年前后,在部分热门赛事名额难求的情况下,国内马拉松赛普遍采用的线下报名方式,不可避免地存在“代报名”等不公平现象。2014年,上马成为国内最早取消线下报名的赛事之一,又于一年后引入了预报名抽签制,在报名需求远大于赛事规模的情况下,进一步杜绝了软件作弊等手段的介入。

  时代始终在前行,上马也从未因过去取得的口碑与成就而固步自封。“马拉松热”的兴起培养了大批具有全马能力的高水平业余跑者,也让市场对于全程马拉松项目的参赛需求愈发旺盛。在赛事规模已达到一定规模的情况下,上马不断调整着名额分配的比例,直至2017年作出最重要的决定——取消半程马拉松,在保留部分健康跑及10公里项目名额以吸引入门跑者的同时,将尽量多的参赛机会留给全马爱好者。进入“全马时代”是上马向专业竞技型赛事转型的重要标志,为符合这一定位,本就专业的赛道又经历了一轮又一轮的优化。

  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当属剔除龙腾大桥爬升段,以及引进最短距离跑进线公里处的龙腾大桥爬升段,曾令不少跑者体能崩溃,这段“心碎坡”在2018年被龙腾大道上的直道往返替代,这一改变对于提升完赛率以及跑者安全完赛有不小的帮助。而同年引进的最短距离跑进线则是国外不少顶尖赛事的标配,跑者只需沿着赛道上的蓝色线条奔跑,就能以最短距离完赛,节省更多体能。

  上马的蓬勃发展离不开国内“路跑热”的兴起,而上马的影响力不断吸引越来越多的跑者参与其中。如今,上马的影响力已不仅限于比赛当日,遍布全年的“上马系列赛”、各类官方训练营都成为跑步文化在申城发展的助力。对于这座城市而言,跑步代表着一种生活方式,也是城市文化在体育世界的投影。与此同时,愈发专业的赛道、有口皆碑的赛事品质、不断上升的国际影响力,让上马受到越来越多不同文化背景选手的青睐。这场早年间鲜有海外选手参与的赛事,去年已吸引了来自85个国家和地区的跑者参与,而这恰是对申城“海纳百川”城市精神的完美演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