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你但我们都要独立”短短几句诗歌道尽爱情的本来面目

  昨天“520”,今天“521”,都是我爱你的意思呀。这是独属于中国话的浪漫,这样的谐音,也只有中国有了。

  说起来,恋人们过的节日线,到了下半年,还有七夕呢!不过,节日或许并不重要,因为有你在的地方,每一天都是幸福的节日呀。

  但是爱情不能太过盲目,也不应该太过卑微,在拥有爱情的同时,不应该被冲昏头脑,也不应该迷失自我。今天想分享的诗,就是这样。

  《先知·论婚姻》纪伯伦爱尔美差再次说:大师,那么关于婚姻又是如何?他回答道:你们一同出生,而且永远相伴。当死亡白色的羽翼掠过你们的生命时,你们将会合一。是的,甚至在神静默的记忆中,你们也在一起。但要在你们的依偎里留有余地,让天堂的风儿在你们中间舞蹈。彼此相爱,却不要让爱成为束缚:让它成为涌动在你们魂灵岸间的大海。要斟满每个人的杯盏却不是从一只中啜饮。将你的面包送给另外一个,而不是从同一片上分食。一起快乐的唱歌跳舞,但要让你们中的每个人都能独立。即使是竖琴上的琴弦也是独立的,尽管它们在同一首乐曲中震颤。给出你的心灵,但不是要交给对方保留。因为只有生活之手才能容纳你们的心灵。要站在一起却不能靠得太近:因为庙堂里的廊柱是分开而立,而橡树和松柏也不能在彼此的树荫里生长。

  其实诗就是诗,不拘泥于古今中外,我都爱看。这首诗我第一次看的时候,还不懂什么是爱情,彼时,我没有任何恋爱经验,但只是阅读这些文字,就让我感觉到了爱情的美好。

  你们是一出生就注定在一起的,就像断翼天使,当你们是两个人的时候,永远不能起飞。

  天空蔚蓝,云朵洁白。无数天使在空中自由自在地嬉笑,圣光照在他们快乐的脸上。

  起初并不顺利,你们紧紧相拥,身体的温度隔着单薄的衣服传递,好像这样才有安全感。你们第一次飞行,太害怕了,离地面越来越高,空气越来越稀薄,可是震动的双翼却越来越笨拙,过于紧密的拥抱,让你们两个人都开始束手束脚,活动范围实在太过局限,而飞行的动作却又大开大合。

  冷冷的风不断从你们中间穿透,你们像漂泊大海的一叶扁舟,被海浪打来打去,随时随地都要坠落。

  于是你们懂了,不能太近,也不能太远。保持距离,留有余地。既能活动手脚,又能互相守护。

  你们开始并肩同行,但请时刻记住,哪怕你们要合二为一才能飞翔。但你们始终是两个不同的人呐。

  两个人在一起,不应该是委曲求全,牺牲掉自己的那一部分,而是让两个人都达到更好的状态。

  我如果爱你——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我如果爱你——绝不学痴情的鸟儿,为绿荫重复单调的歌曲;也不止像泉源,常年送来清凉的慰藉;也不止像险峰,增加你的高度,衬托你的威仪。甚至日光,甚至春雨。不,这些都还不够!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根,紧握在地下;叶,相触在云里。每一阵风过,我们都互相致意,但没有人,听懂我们的言语。你有你的铜枝铁干,像刀,像剑,也像戟;我有我红硕的花朵,像沉重的叹息,又像英勇的火炬。我们分担寒潮、风雷、霹雳;我们共享雾霭、流岚、虹霓。仿佛永远分离,却又终身相依。这才是伟大的爱情,坚贞就在这里:爱——不仅爱你伟岸的身躯,也爱你坚持的位置,足下的土地。

  阳光是有限的,如果你做一朵菟丝花,一朵凌霄花,只能伸出枝叶,缠绕着树干,这样的爱情是在太怯弱。只能感受树叶的缝隙里漏出来的阳光。

  我们要强大起来呀。阳光和雨露,我也需要。保持距离,离开那一团阴影,并肩而立,才是爱情最好的状态。

  想起前段时间流行的一部电视剧《回家的诱惑》,一开始妻子完全依附于丈夫,她是真的爱他,愿意为他牺牲一切。洗手作羹汤,甚至被婆婆侮辱挑衅,也将苦涩藏在心中。

  甚至最后差点丧命。怀着报复丈夫一家的心态,她开始打扮,自信,充满个性。端着红酒杯,洽谈生意,觥筹交错之中,仿佛发出耀眼的光芒。这样危险的又富有吸引力,很快就让前夫上钩了。

  我说这些,并不是攻击为爱牺牲的人。牺牲与妥协,不论是爱与亲情都会经历的必然事件。但是无论怎么样,也不能在漫长的时光里消磨自己的意志。